沧县党建网
首页 >> 党员天地

杨国军:杨家的大爱(上)

时间:2018/4/19 17:00:14

2005年6月12日,那个有微风拂过、天空弥散着无限暖意的黄昏,杨国军和王红英夫妇的深情一抱,注定使这个时空成为温暖而纯净的永恒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天赐天使

——孩子,不哭,就让我来保护你


当天下午5点,沧县汪家铺乡周孙庄村村民杨国军和王红英夫妇,骑着摩托车赶在天黑前来县医院,伺候住院的奶奶。


放下摩托车,远远看见一群人围在医院门口议论纷纷。杨国军夫妇走上前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——垃圾桶里赫然放着一个小小的弃婴。


包裹弃婴的小毯子有些散乱,桃子般大的小脑袋蜷缩在里面,眼睛紧闭,小嘴蠕动。婴儿在哭,可是气息已经微弱到几乎听不到。


“这是谁啊,把孩子就这么扔啦!”

“活不了啦,这孩子一看就早产。”

“一准有毛病,要不谁扔啊,肯定有病。”


围观的人纷纷叹息,有的大声议论,有的摇头走开。


王红英的眼睛片刻没有离开婴儿的小脸,她的内心涌动起异样的情感,不管什么原因,这可是一个生命啊!


怎么能就这么看着她死去呢?她下意识回头看了丈夫一眼,丈夫也正投来同样的目光。他们心领神会,王红英迅速伸出双臂,顾不得拨弄掉毯子上的赃物,抱在怀里。


贴着婴儿的小脸,那一刻,王红英的母爱奔涌而出;那一刻,她觉得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神圣礼物,儿子13岁了,再有个女儿,岂不是锦上添花!


王红英激动得双手有些颤抖,只是她不知道,这一抱,注定了她和这个天赐女儿一生不可改变的姿势。


“快,咱们马上打车去医院,送到保温箱里抢救!”关键时刻,杨国军保持了冷静,拨开人群拽上媳妇就走。二十分钟后,他们来到市某医院。

“这孩子早产,活不了,没有救的必要了。再说,现在医院没有保温箱啦。”医生看了看婴儿,无奈地说。

“不救怎么知道没有希望?”天生大嗓门的杨国军着急起来。

“急也没有用,我看还是从哪来的送哪去吧。”医生善意劝说。

“他们没有保温箱了,咱换家医院。”杨国军抱着孩子拉着媳妇一溜小跑出了医院。


夜幕已经降临,看着怀里气息微弱的婴儿,王红英急得掉下眼泪。等他们赶到和平医院把孩子安置好后,已经是华灯初上。


杨国军回家筹钱,只剩王红英守在医院里。夜晚,医院里静得出奇,她胆战心惊地瞅着钟表,一分一秒地熬着,因为大夫说孩子虽然放保温箱了,但基于目前的状况,随时有死亡的危险。


王红英忘了饥饿,也忘了困倦,一直熬到天亮,心情渐渐舒畅起来,因为没有大夫出来喊她,证明孩子还好,证明孩子有救了!


16天后,杨国军夫妇喜洋洋抱着孩子出院了!虽然,花了7000多元,他们为此借了债;虽然,孩子才1.2公斤,弱得不像样子;


虽然,临出院时,大夫说了一个让他们不愿相信的可能:“这样早产而且缺乏及时救治的的孩子大脑缺氧,容易造成脑瘫,半年后记得要来复查。”这一切都不重要,他们相信缘分,相信上天给的恩赐,相信爱。


那天的太阳格外明朗,满地金黄的麦子已经收割完毕,空气中弥散着收获的味道。杨国军夫妇远眺收获的田野,低头哄着哭声响亮的孩子,心里荡出幸福的涟漪。

孩子不哭,这个世界就让我们来保护你!

 




一语成谶

——拼尽全力,有憾无悔


“杨国军家在医院垃圾桶拾个孩子!”这个消息像长了翅膀,一夜间飞遍了周孙庄这个平原小村。一时间,来看望的人络绎不绝。


王红英至今记得邻居看到孩子时惊讶的表情。其中有一个本家奶奶在打开孩子包裹时甚至被吓到。


“天啊,你们这是拾回来个妖怪啊!”本家奶奶慌忙扭过头去。“也难怪,孩子的手指当时就像火柴棍一样细,五官好歹在脸上摆布开,看着就是不像人样子。”王红英说,“不过有苗不愁长啊,我几个月片刻不离地照顾,喂最好的奶粉,孩子长得可快了,一天能长一两呢。”


杨国军更是欢喜得走路都脚下生风。每天干活回来,都兴冲冲提着称把孩子放秤盘上称。


“你慢点,别碰着孩子。”王红英在一旁提醒。

“放心吧,我就是称称,看孩子长多少,哈哈……”


这称的是希望,称的是女儿快快长大的喜悦与期盼啊。他们给女儿起名叫杨凯旋,小名旋旋。


其中寓意,不可谓不深。是啊,旋,归也。孩子,有我们在,你就可以回家啦!一转眼,半年过去了,看着粉白嫩红、咯咯娇笑的女儿,他们放松暗暗绷着的神经。


直到有一天,他们尝试扶着旋旋站立,发现女儿只能用脚尖着地,双脚无法平放。想起大夫复查的建议,他们匆匆赶到医院。


早产缺氧,造成脑瘫!检查结果冰凉如水,大夫一语成谶。


他们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,只记得那个晚上,风很大,像有一双双无情的大手狠命摇晃着村落里的草木,发出呜呜的悲鸣。屋子里,灯光昏暗,王红英嚎啕大哭。


她不知道自己的哭声有多大,三间屋子都充满了悲凉的回音,要不是外面风的掩盖,一村子人都可能被惊醒;


她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,直到天亮同样红肿着眼睛的丈夫来劝她,白发婆婆来跟她一起哭,沉默寡言的公公抱着儿女呆坐在角落里木然无措,她才止住泪水。


悲伤与绝望笼罩着这个曾经充满希望与欢笑的小院。杨国军不知道这样的欢笑还会不会再有。风停了,太阳照样升起,透过树的缝隙,把阳光大把大把地洒进屋来,不知是冷漠旁观,还是昭示着什么。


知道消息的乡邻们陆续赶来。叹息、劝慰一番后,不乏有善意的声音直言这就是一辈子的累赘啦,好日子都会被拖垮,不如不带回来,直接送到福利院去得啦。


长痛不如短痛,是任何一个局外人,都会达成的共识。


杨国军夫妇什么也没说,第二天,收拾好东西,抱着女儿来到沧州市中心医院。安顿好住院手续后,杨国军继续回工地干活。他要更加卖力气,争取早日从小工干成能多挣钱的大工。


家里的农活,全交给了60多岁的父母,上小学的儿子乐乐管不上了,就送到几十里外的私立学校去读书,而王红英则一心一意在医院住下来,带着女儿做康复训练。输液、针灸、肢体康复……


这一住,就是整整一年,11万元巨款变成一张张收费通知单。提起筹措这11万元钱的艰难,王红英眼圈发红。


“尽管有时候吃饭都是馒头泡开水,舍不得吃菜,可几千几万的,咋就花得那么快啊。家里就靠国军一个人干建筑,再卖点粮食,这么大开销哪够用啊!


亲戚朋友都借遍了,谁家过日子都不容易,还怎么好意思老向人家张口?可是,眼瞅着康复是有效果的,怎么能停下来呢?想尽一切办法,多难也得治!”


“多难也得治”的坚定与借钱的尴尬常常撕咬着王红英的内心。她感觉自己那一段时间很怕见人,也感觉似乎人们都怕见到她。

“这就是个无底洞,多少钱也是打水漂。”

“根本治不好的病,他们这是自找苦吃。为一个拾来的残疾孩子,犯不着把一家子都毁了。”

……


这样的话,王红英或正面或间接听得太多了。有一次她回村,见到邻居想跟人家打招呼,没想到对方匆匆忙忙躲了。


那一刻,王红英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极度的伤害,但为了女儿,她又默默回到医院,继续自己馒头就咸菜的生活。


自己省下一分钱,多做一分钟的康复,女儿就多一份康复的希望。


拼尽全力,有憾无悔,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!


主办单位:中共沧县县委组织部  地址:沧州市南环东路县政府院内
邮编:061000  电话:0317-3053162  E-mail:cx@cangzhoudj.gov.cn
技术支持:河北世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冀ICP备05019442号-1 沧公备130900020021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