沧县党建网
首页 >> 党员天地

杨国军:杨家的大爱(中)

时间:2018/4/19 17:06:43

2005年6月12日,那个有微风拂过、天空弥散着无限暖意的黄昏,杨国军和王红英夫妇的深情一抱,注定使这个时空成为温暖而纯净的永恒。






不离不弃

——多想摘下自己的臂膀,助你飞翔!


一年后,杨国军夫妇带着病情大有好转的女儿回到家。但漫漫求医路,才刚刚开始。


医生明确告诉了这种病的长期与顽固性,更多的是终其一生也治不好。按照王红英最初的想法,孩子一天不好,她就一天不出院,倾家荡产也得治好。


可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她不得不学会面对。出院后,他们坚持在家里给女儿做简单的康复训练,也不放弃任何一个求医的机会。


从沧州中心医院出院不久,他们听说北京博爱医院在治疗脑瘫方面效果不错,就匆匆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


治疗了一段时间后,医生表示实在没有什么更有疗效的方案了,出院时建议买一双矫正鞋。杨国军二话不说花1000元买了矫正鞋。


回沧州的火车上,杨国军心疼地给妻子买了一盒盒饭,自己则大口吃起了包裹里的大饼。王红英吃了几口推让给丈夫,半盒饭又被推回来。


旋旋进家门两年了,妻子瘦了,而且,最近这段时间妻子偶有说起乳房疼痛,一直也没放在心上,这回到沧州,说什么也得让妻子去检查检查了。


杨国军暗暗想着。


这一查,晴天霹雳。


王红英左乳房乳腺增生严重,医生建议如果为了美观,可以药物保守治疗;但40多岁有癌变的极大可能,切除是绝后患的最好办法。


王红英辗转反侧,想到万一如医生所言日后癌变,这一家子的生活处境会更加艰难,尤其想到女儿,爱美的她最终抹干眼泪决定做切除手术。


做手术前的一个晚上,王红英守着女儿又哭了一夜。


身体修养了一段时间,看着可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,一直怕错过最佳治疗期的王红英又开始坐不住了,她坚信女儿能好起来的信念从来没有消失过。


他们甚至根据别人的建议,把女儿的小名改为“立立”。孩子最大的问题是站不起来,叫“旋旋”似乎不吉利,“站立”起来才是要义。


于是,全家人从此弃“旋”而称“立”,这“立立”“立立”的声声呼喊,喊出了多少心焦与希望?


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昵称“丽丽”呢。这段经历说起来似乎有些滑稽,但只有王红英和丈夫杨国军心里清楚,这一个“立”字,寄托了他们多大的希望。


2009年,通过好心人的介绍,王红英带着立立去青县脑瘫康复中心治疗,并一住又是半年。还好,这次是免费治疗,没有了经济上的巨大压力,但精神压力依然不减。


作为一个普通农村妇女,除了给立立看病,王红英从没出过远门。这次自己带着孩子在异地居住,她时时感觉到无助与凄凉。
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,她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爱哭的女人。


看到孩子训练后没进展,她哭;看孩子没吃好饭,她哭;一个人抱着孩子找不到车站,她哭。她感觉到自己脆弱得就像风中的稻草,只要一阵大风,就能被刮跑。


可是,这棵风中的稻草只要得到一点能治好孩子的消息,就又斗士一样上路了。


每次跟她一起上路的,还有杨国军,这个倔强的大块头男人匆匆安顿好她们娘俩后,就又匆匆赶回工地,用他的大手垒砌一砖一瓦,来换取这个家庭奋然前行的经济支撑。


2011年,王红英夫妇抱着立立踏上了去南皮的康复之路。为了节省费用,她们与其他6名病友合租了一个在4楼的房间,离康复地点有两三里路。


每天,王红英抱着女儿在两处上楼下楼往返动辄十几次。女儿除了没有运动机能、大脑发育迟缓、语言有一些障碍外,其他身体发育情况很好,已经有几十斤的体重。


她抱着、背着、肩头扛着,一天下来,胳膊、腰腿酸痛得动都不想动,可第二天天一亮,她又早早起床,打理完立立的吃喝拉撒后,争取第一个去做康复。她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耽误孩子少一分钟的治疗。


从那个时候起,王红英感觉到自己的肩膀、胳膊、胸部再次处于时时伴随的酸痛中。但抱着,背着,却是她陪伴孩子不变的姿势。


亲爱的,你是折翼的天使,我多想摘下自己的臂膀,助你飞翔!

 




笑对苦难

——哪怕一无所有,也要换你粲然一笑


南皮归来后,他们又辗转到石家庄。听说那里有个中医的中药能滋生脑细胞,对治疗脑瘫有疗效,他们又满怀希望而去,满满扛一箱子中药回来煎熬。


邻居看见说,人家买药是用袋拎,你家是用箱子扛啊。杨国军笑答,反正是要买的,多买点就能节省一次路费。


用药效果不是很明显,但他们希冀着慢慢改变。这期间,王红英再次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不得不说的状况。


到医院一检查,结果再次令杨国军傻眼:子宫肌瘤,治疗太晚,最佳治疗方案是切除子宫。


怎么会这样!杨国军不相信这个判断,一时乱了方寸,倒是王红英表现得异常平静。这个结果,在她意料之中,或者说毫不意外。来医院前,她已经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。


这两年来,她太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了,腰酸背痛的肢体疼痛似乎掩盖了内分泌失调带来的隐形痛苦,但身体发出的危险信号时时暗示着自己体能的透支。


只是,她太忙了,她的生活被女儿填得满满的,她更舍不得花钱,去一次医院稍一检查就会花去丈夫辛苦多日的工钱。


她不跟任何人说,丈夫已经很累了,公公婆婆也是家里、地里每天忙忙碌碌,她不想给他们添乱,不想给已经沉重的生活添堵,她抱着侥幸心理,悄悄祈盼着。


然而,厄运没有放过她。


从医院回来,王红英也一度情绪低落,她嘲笑自己不是个完整的人了。丈夫就给他讲道理,说什么叫生活完整啊,你看咱有儿有女,父母健在,咱的生活不完整谁完整啊。


一番话说得王红英心里又渐渐亮堂起来。是的,杨国军、王红英,这对自由恋爱结合在一起的恩爱夫妻,他们本来是多么积极向上的人啊!苦难打倒的永远是懦夫而不是勇士。


人高马大的杨国军具有典型的北方男人的性格:直率、乐观、吃苦肯干,“不做缺德事儿”是他的口头禅。


个头不高的王红英则显得柔和得多,但柔和的外表下,是与丈夫一样的坚强的心。


他们对生活的态度高度一致:要把日子过得亮亮堂堂,和和美美的。当初收养女儿是这样的目的,如今女儿有毛病,更不能让人笑话去。


当年欠下11万巨债后,夫妻俩就做了个决定:孩子要接着治,一家人更要好好过;辜负父母、儿子、亲朋,把生活过得稀里哗啦,绝对违背他们的初衷。


只要他们比别人多付出,他们相信可以让这艘生活的小船平稳前进。他们打工还债、供儿子上学,甚至还翻盖了新房,他们相信自己的无限能量。


然而,厄运之魔第三次来敲门。


2016年9月底,收拾完地里的农活,右胸疼得实在受不了了的王红英把婆婆拉到炕上坐下,静静地对婆婆说:“妈妈,我告诉您老一个不好的现象,您别害怕。”


是的,她怕吓到婆婆,让公公婆婆这些年里外操持,她心存感激,可是自己感觉这个病不得不说了,丈夫工地上活忙,她不敢跟丈夫说,这些年来,婆婆就是她唯一倾诉的对象。


婆婆听完后,当时就急得掉了眼泪:“孩子,咱明天就看去,让国军跟你一起看去!”这些年,儿媳受到的罪让她这个当婆婆的看在眼里,疼在心头。


“明天不行,明天我得给我娘上坟去。而且,我想等庄稼都收完了,地里没活了再看去。”想起刚刚故去不到一年的母亲,王红英眼泪也禁不住掉下来。


“就明天,上完坟就去。”婆婆片刻也等不得了,她怕了,怕儿媳再有什么闪失。


王红英恋恋不舍放下女儿,第三次住进了医院,她太累了,的确需要好好休息一下。诊断结果很快出来,又是一晴天霹雳:右侧乳腺癌晚期,已经扩散,需要马上手术!


“老天爷啊,怎么就不放过我家红英啊!”婆婆知道后,失声痛哭。

“妈妈,你要坚强,会好起来的。”儿子在床前细声安慰。

“不是什么大病,大夫说了,切除乳房就没事了,为了咱闺女,你得乐观点。”杨国军强忍悲痛,乐呵呵地跟妻子说。


王红英双泪长流。这么多年经历的事,让她什么都能放下,唯一放心不下的,是女儿立立。女儿12岁了,还不能站立,行走更是妄谈,如果自己走了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……


泪水浸泡了太阳,又浸泡过月光。只是在家人面前,王红英表现得异常平静。


这次手术,切除的不仅是右侧乳房,而且腋下的肌肉、几根肋骨,发生病变的,都切了。


一家人怕王红英接受不了,能隐瞒的病情极力隐瞒。王红英心知肚明,积极配合,该吃药按时吃药,该化疗积极化疗。


化疗所承受的痛苦,比起这些年的苦难,已经不算什么;甚至,去年她还主动请缨,参加了村里的秧歌队。因为她知道,自己的坚持意味着什么,只有自己不倒下,女儿的“站立”才更有希望。


生活啊,要用什么样的磨难,才能考验一份无疆大爱,成就一种无怨人生?王红英用空荡荡的胸膛,盛下比海深、比山高的深情,给出最响亮的的回答。


亲爱的,对不起,妈妈的胸怀不够宽广,今后再也抱不动你了。

亲爱的,天高地厚,我只要你好;哪怕一无所有,我也要换你粲然一笑。


主办单位:中共沧县县委组织部  地址:沧州市南环东路县政府院内
邮编:061000  电话:0317-3053162  E-mail:cx@cangzhoudj.gov.cn
技术支持:河北世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冀ICP备05019442号-1 沧公备13090002002118